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忠言观察~~~

心情 事情 友情 爱情 民情 风情 乡情 商情 军情 国情 世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大豪披露批评“背领导名”及辞职内情  

2009-06-07 09:47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王大豪披露批评“背领导名”及辞职内情 2009-04-11 23:28

分类:默认分类

字号: 大  中 

 

 

4月10日,因写批评性评论被迫辞职的王大豪,在天涯社区发文,披露了发表批评文章和被迫辞职的内情----

 

 王大豪披露写批评“背领导名”及辞职内情

 

       因为批评官员要求小学生“背领导名”,作为评论编辑的我被迫辞职,不得已靠拾荒谋生。

  当我在垃圾箱旁拣拾垃圾的时候,一群孩子从我身边经过,他们好奇地看着我。

  我真想对他们说:我是因为不想让你们背领导名字才拣垃圾的,你们知道吗?

  “学校要求小学生背会市1委1书1记的名字,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很多媒体朋友这样问我。

  一天,我的一位朋友谈到自己上一年级的孩子作业太多,而且学校还要求小学生必须背会市1委书1记的名字,并要接受上级检查。我听后非常惊讶,难以置信。后来,我在街上抓住几名小学生询问,他们的回答证实了的确如此。

  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,小小的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。他们小小的年龄原本对知识充满了好奇,但他们刚开始上学却开始厌学了,做不完的作业使得天性活泼好动的孩子竟然最大的愿望就是睡觉。教育主管部门本来应该切实采取措施为学生减负,但他们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竟然想出了让全市小学生背会市1委书1记名字的主意,并要对记忆效果开展大检查。

  现在很多孩子把自己的生日记得很清楚,但却记不住养育自己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的生日。如果要求孩子记住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的生日,也总比记住市1委书1记的名字好。

  让小小的孩子记住市1委书1记的名字有什么用处呢?唯一的用处就是可以让有关部门领导达到讨好上级领导的目的,让年幼无知的孩子成为他们拍马屁的工具,他们竟把祖国的花朵当成为个人谋取利禄的资源开发利用。

  让孩子记住市1委书1记的名字,是典型的滥用权力,是从小给孩子灌输“官权至上”的盲从意识,是从根基上损坏法治社会的建设。如果任其滥用权力,权力是会吃人的。很多人看似自己远离滥用权力者的伤害,其实只不过是在排队等候中而已。

  让孩子背市1委书1记的名字——我相信这绝不是市1委书1记的指示。教育主管部门不是想着如何为学生减负,而是想着如何为学生增负——我努力克制着满腔怒火写了一篇评论,发在了天山网上,原题《要求小学生必须记住市1委书1记名字有啥用》,这一天是2009年的3月16日。

  我没有满足于写一篇文章发发议论,我还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阻止这件事。

  评论发表后,我即给乌鲁木齐教1育1局打电话,局长不在,从值班人员口中得知,局长等大批人马正在各个学校检查工作,其中当然包括抽查全市的小学生:“市1委书1记的名字叫什么,请回答!”

  接着,我又打电话给乌鲁木齐市1委宣1传1部,一位办公室负责同志听完我反映的情况后,感到很意外,显然他并不了解此事,但因为是要求记住市1委书1记的名字,他很谨慎,没有明确表态。

  后来的情况是,乌鲁木齐教1育1部门顺利地完成了大检查,他们拿到了最重要的数据,那就是:全市的小学生们都记住了市1委书1记的名字;至于孩子们是否知道雷锋、钱学森或牛顿的名字,教育部门就不像关心市1委书1记的名字那样关心了。

  这篇批评教育官员的评论发表后,引起了《中国青年报》驻新疆记者的关注,他们以我的评论为由头对这件事做了更深入地采访报道。这篇报道在4月2日发表后,全国网1络媒1体纷纷转载,成为引起广泛关注的热点新闻,也成为我被辞退的催化剂。

  后来得知,有关部门领导对我的批评恼羞成怒。

  原来有关部门对批评并不是无所作为,而是大有作为,并且是跨部门强强联合。他们不假思索地发威了:必须清除王大豪以平官愤。

  4月7日这天上午,我正在编发全国各地评论员的来稿,看到作者们一篇篇热血沸腾针砭时弊的文章,我感到一股正气涌遍全身,让我没想到的是:我离开天山网的日子已经开始倒计时。

  我被约谈告知:有领导同志很生气!

  我的悟性告诉我:我只有在天山网立刻消失,领导同志才会工作愉快。

  有关领导同志的怒气已经积郁了很久了,因为我的批评文章写了很多很多篇了,以致于竟有人开始考虑是否启动“让公1安1部门调查一下”的“预案”。他们的逻辑是:写了那么多批评文章的人一定有“深层次的问题”。

  我不愿看到我的领导难以启齿的尴尬,我主动提出:我辞职!

  这是有关官员们所需要的,在他们看来,辞退王大豪就像在纸上画个叉儿一样简单。只要让王大豪消失,即使明天让小学生喊“万岁”也不会有人敢说一个“不”字。因为他们有权力。

  最近几天来,不断有人这样反复问我:“你真的是因为批评‘背领导名’被辞退的吗?”

  面对这样的质疑,连我也想问自己:“我真的是因为批评‘背领导名’被辞退的吗?”

  当权力无可制约时,掌握权力的人头脑会变得异常简单,简单得难以置信。

  那些滥1用权1力的官员也会很费解:我有权,你管得着吗?

  这个你信吗?

  我最怕母亲得知我被辞退,但她还是知道了,千里之外的她在电话里对我像训斥孙子一样暴雨般怒骂:“我就想不通,让学生记领导的名字,跟你有啥关系?你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还不知道得罪领导有啥结果吗?你脑子有病吗?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儿子?……”

  我把电话放到一边,远离电话沉默不语,她想说的每一句我都知道。

  我和母亲无法对话,就像和那些压1制批1评的官员无法对话一样。

  母亲很愚昧,她的后代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  我选择了拣垃圾,是作秀吗?

  难道弱势者还会有更好的选择吗?

  

  作者:王大豪

  

  2009年4月10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